流寓江南的莫棠“铜井文房”藏书始末

2016-08-10 12:56:38 来源:收藏快报  中国传统文化资讯摘录

流寓江南的莫棠“铜井文房”藏书始末

近年古籍拍卖有多部曾为晚清民国初期莫棠收藏的佳本出现。其中有日本元禄三年(1690)据弘治本覆刻《后山诗注》十二卷,有莫棠题跋,又经周越然、吕贞白递藏。《仪礼疏》五十卷,清泾县洪氏公善堂据宋景德本精刻本,有莫棠题跋:“此与艺芸书舍本殆毫厘不爽,汪本特无尧圃题语,洪氏所增也。初僧。”《韩昌黎诗集编年笺注》十二卷,乾隆二十三年卢氏雅雨堂精写刊本的莫棠题跋叙得书缘由,并全书通校。笔者因此记起二十多年前曾经一度对莫棠藏书的研究。

民国初年,江南苏州光福镇铜井山下,有座“铜井文房”藏书楼。主人莫棠,贵州独山人。字楚生,别号初僧,贡生,曾历任过广东韶州、琼州等府官职。“铜井文房”藏书的历史,起自莫棠之父莫祥芝,而莫祥芝又受到其兄莫友芝(“影山草堂”藏书楼主人)的影响。莫祥芝年轻时以县丞候补湖南,后入曾国藩门下,并出任过江宁和上海知县。咸丰、同治年间,江南北故家藏书纷纷散出,莫友芝奉曾国藩之命,四出搜集,莫祥芝也参与其事。光绪十五年(1889)三月,莫祥芝卒于太仓州知州任上,莫氏后人葬之于光福镇的铜井山下。藏书事业由其子辈继承并发扬光大。

莫祥芝的藏书多由莫棠承传,后又倾尽所积,购典籍书画古器物,形成自己的特色,堪称东南文献渊薮之一。 在收藏活动中,结识了著名学者、藏书家如张元济、缪荃孙、叶德辉、曹元忠、傅增湘、吴昌绶等等。傅增湘曾回忆道:“辛亥避地上海,时方军兴,故家藏庋,一时星散……更遍交杨邻苏(守敬)、莫楚生、徐积余、张菊生诸公,文宴从容,备闻清论,商略校雠。每见异书,持往质证,习之数月,忽有解悟”(《藏园居士六十自述》)。藏书家们互出异本,赏奇析疑,并竞相题识赋诗,以记其事。傅增湘“双鉴楼”元本《资治通鉴》上有莫棠题诗。1919年,张元济主持编辑出版《四部丛刊》时,邀请学者和藏书家参与其事,莫棠名列其中,可见他在学界的影响。

“铜井文房”收藏颇富,“多名籍秘本”,藏书共达“千六百余种”(王文焘跋批点本《韩昌黎诗集编年笺注》)。藏品以明刊本、旧抄本、旧校本最具特色。其中明正统刊本《后山集》,潘景郑先生称“此本百年前,已珍如吉光片羽矣”(《著砚楼书跋·后山集》)。洪武十年刊本《宋学士文粹十卷补遗一卷》,傅增湘称 “极为罕觏”(《藏园群书经眼录》)。万历九年广东布政司刊刻的《苍梧总督军门志》,为《中国地方志联合目录》所未见,孤本现藏台湾,前些年编入《中国边疆史籍丛刊》。旧抄本则有《牧斋外集》、《新集古文四声韵》等。不少为名家旧藏,多题跋校勘,《青阳集》有黄丕烈手校;《诗经》为何焯批注本,《戴东原集》有顾千里勘校;其他经曹楝亭、钱曾、季苍苇、张月霄藏校的古籍也不少。莫棠“铜井文房”又有“铜井寄庐”、“文渊楼”、“经香阁”之称。藏书钤印有“独山莫棠”、“莫棠之印”、“莫棠字楚生”、“莫棠楚生之印”、“楚生第三”、 “独山莫氏收藏经籍记”、“莫氏秘籍”、“独山莫氏铜井文房藏书印”。“莫天麟印”则为其子用印。莫棠常冠以“独山”二字,以示所自,又以“铜井寄庐”记流寓之居,表露出怀念黔南故乡之情。

1928年莫棠去世,不久,“铜井寄庐”藏书便开始散出,其他藏书家竞相争购,丁初我倾囊购得珍善本数十种,刘承干嘉业堂也多有收藏,还有为徐乃昌、宗子岱、傅增湘、康有为、潘景郑等人所得。至今,“铜井寄庐”曾庋藏过的珍贵古籍大多分存于国图及上海、浙江、南京、苏州等公共图书馆,还有中山、复旦、华东师大等大学图书馆。莫棠自编有《文渊楼藏书目》,古籍题跋辑为《铜井文房书跋》。莫棠又收藏有不少器物、碑碣拓本等。这些著作在生前多未能刊行。《铜井文房砖录》记载所藏汉晋至宋元古砖,多有考订文字,还有致息宪书札一册,内容多有关民初鉴藏书籍拓本等,也在近年拍卖中流出。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责任编辑:DD68] 关键词:古籍藏书铜井文房莫棠

相关阅读

热门推荐

精华推荐 

热帖推荐 

热门排行 

文章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手机访问更方便、赶快行动吧!

分享
添加表情
还可以输入99个字
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