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湖帆

2016-08-24 15:13:09 来源:一财网   中国传统文化资讯摘录

吴湖帆

展厅中张充仁为吴湖帆所作雕像

吴湖帆以自己钟爱的两件藏品命名斋号“梅景书屋”,其中的“景”取自宋米芾《多景楼诗》真迹,而“梅”则取自宋刻《梅花喜神谱》。1915年,潘静淑与吴湖帆结婚,《梅花喜神谱》被带到吴家。那一年,也是这对志同道合的夫妻开始他们宏大收藏的开端,距今恰是百年。

作为江南画坛领袖、居于上海的大藏家,吴湖帆的收藏历程正是20世纪上半叶大时代里文物辗转漂移的缩影。

上海博物馆“吴湖帆书画鉴藏特展”展厅,元代吴伟《铁笛图》边,呈现了吴湖帆“旧藏真定梁氏,旋入乾隆内府”的考订。《铁笛图》曾为明末清初大藏家梁清标所藏,乾隆时流入清宫。彼时,江南藏品大量流向北方,收藏重心自南转北。而20世纪上半叶是中国文物自清中期以后的又一次“大迁徙”,因政权衰微,曾经聚拢于清宫的珍贵文物又大量流出。上海博物馆书画部副主任凌利中将这一时期的文物流散归纳为两个阶段:其一,溥仪赏赐臣工,又监守自盗;第二阶段,抗战期间国民政府组织的文物迁移。吴湖帆在这两次文物外流中接触大量书画珍品。从溥仪手中流入民间的书画大部分在天津、北京等地贩卖,当时的古董商、藏家如张伯驹、庞莱臣、张大千、钱镜塘等人均乘机收购。吴湖帆也收获了一批珍贵的清宫旧藏古画,南宋《晚景图》轴自民间购得,而米芾《行书多景楼诗册》正是清宫流出的文物。

江南”盟主“

1924年,吴湖帆离开苏州老家,定居上海,这不仅成为他绘画创作上的转折点,也对他的鉴藏生涯至关重要。开埠后的上海,成为远东地区重要的商业城市,也成为重要文物的齐聚之地,为吴湖帆的收藏提供了丰厚的条件。同时,规模庞大且实力雄厚的海上藏家群体兴起,吴湖帆、张珩、庞莱臣、钱镜塘、蒋祖诒等人即是其中翘楚,收藏家们往来唱和之间,对视野的提升有诸多裨益。“因为吴湖帆的鉴赏能力与画坛地位,来到上海的重要文物总归到梅景书屋走上一趟。”凌利中说。

与富甲天下的庞莱臣相比,吴湖帆的收藏习惯不同,有时候需要做一些交换。据凌利中介绍,吴湖帆除购买之外,也有以画换画、以画养画、馈赠等。比如,元代王?所作《诸家题倪瓒耕云轩咏卷》即为同为收藏世家出身的吴湖帆妻子潘静淑以裘皮大衣换得;吴湖帆非常推崇”清初四王”,以家中珍藏的汝窑瓷器换来王时敏的《仿古山水图册》(10开)。

1933年至1937年间,吴湖帆数次观摩过随故宫文物南迁而辗转的“当时中国最为重要的书画珍品”。1935年,吴湖帆受聘于专门审查委员会委员,审阅故宫所藏唐、五代、宋元明清书画,并挑出175件参加“中国艺术国际展览会”。1937年,他又两次来到南京故宫库房,为展览审查展品。“因此,可以说,现今分藏北京、台北的两岸故宫旧藏书画巨迹,大多有经吴氏饱览研究。”凌利中写道。上博梳理了吴湖帆有过明确鉴定意见的名品,包括东晋顾恺之《女史箴图》、唐代阎立本《步辇图》以及北宋范宽的《溪山行旅图》、元代赵孟頫的《鹊华秋色图》、元代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二卷等。

“二十世纪上半叶之际的大规模文物聚散,是当今海内外各大公私收藏机构格局定型前的最后一次,具有鲜明的时代性。以海上吴湖帆为代表的古书画鉴定家,恰逢其时地见证并经历了这个历史性的聚散整合,所达到的卓越鉴赏水平更与这个特殊时代密不可分。” 凌利中写道。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责任编辑:DD68] 关键词:吴湖帆收藏

相关阅读

热门推荐

精华推荐 

热帖推荐 

热门排行 

文章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手机访问更方便、赶快行动吧!

分享
添加表情
还可以输入99个字
发送